热点链接

开奖结果香港

主页 > 开奖结果香港 >
兰州新排传统秦腔《清风亭》漫评:大唱孝道承传名剧
时间: 2019-10-04

  第四届甘肃戏剧红梅奖大赛的首场演出是由兰州戏曲剧院推出的大型传统秦剧《清风亭》抢得了先机,使会宁县礼堂首开爆满、人声鼎沸。该剧戏味浓酽、意深韵长、引人入胜,台下的观众与台上的演员一样入了戏、动了情,连从定西赶去的戏迷好家也连连称道不已!

  究此景象,无外乎有两个重要原因使然,一是这出《清风亭》大唱我们民族的孝道文化,唤起城乡人众对“百善孝为先”的再认知,顺合了今天世势民心的传统趋向;二是兰州的演职人员努力实现古老秦腔的现代转换,以这般“高台教化”样式实现了自己集体的创新意识,应该说这是一次耐人寻味的成功的艺术实践。

  言其“大型传统剧目”,是因为在我国戏曲长河中,《清风亭》系清代花部乱弹作品,又名《天雷报》,民间老百姓早就有“天打雷劈的张继保”之说。全剧说的是,打草鞋为生的老人张元秀夫妇元宵节之夜在清风亭拾到一弃婴,遂取名张继保,辛苦抚养十三年后小张继保因追问身世而离家出走。老夫老妻追至清风亭恰遇寻子而来的周桂英。张元秀为了儿子今后的前程,让其母子团聚,毅然把小张继保还给了其生母。后来,张继保金榜高中成了状元,却不认成了乞丐的养父养母,二老悲愤交加,撞死在清风亭前,而张继保遂遭雷电击毙。《清风亭》因平民意识浓烈,具有“无不切齿,无不大快”的震撼人心的悲剧力量,故在后世舞台流传得很广,徽剧、京剧、汉剧、川剧、湘剧、晋剧、秦腔、豫剧等许多剧种均有演出,故而成为纵传横播的一出名剧。其中的《赶子》、《盼子》、《认子》、《雷殛》等折子戏在各剧种及名角的不断打磨中成为惩治恶人、宣示孝道、抒发情感的艺术佳作而至今仍为人们传唱。

  “正因为此剧流传很广,传至今天的文本多而杂呈,光秦腔就有好几个版本,且也有不少糟粕混含其中,故而需要反复斟酌,推陈出新。”导演崔华功今天在排导秦腔《清风亭》时就对手中的老剧本做了认真的整理,梳清脉络,删繁就简,突出张元秀夫妻与张继保三个人物形象的再塑造,舞台调度上也尽力做出有层次、有意韵的变化,并尽量将演时保持在两个多小时内完成。剧中,在元宵节之夜的群场戏及清风亭布景被“雷击”上做出新的设计,这比老戏就有了更多的看点与视角冲击,引发观众对全剧主题的思品。在细微末节上也做出新的判断与取舍,譬如,好些老剧本将所弃之婴起名为“张继保”,但在这出戏中导演改做“张继宝”;前者系张元秀“求得老来有个依靠”之义,后者之“宝”为宝贝的宝,含有讽刺意味和醒人惕世之意。这就是在细微中亦见戏趣,让人玩味,从中感悟人世真谛。兰州戏曲剧院参赛的秦腔剧目《清风亭》再一次告诉我们,戏曲传统戏是一个伟大而丰厚的文化资源,具有很大的艺术价值、社会价值与市场价值,需要不断挖掘开发;今天上演传统戏又必须要对其文本进行再加工,提高其剧本文学性与舞台观赏性,这样才能适应今天观众的审美诉求。

  有学者曾反对名剧《清风亭》用“雷殛”的手法鞭挞人世间对邪恶的惩罚,将其视做“天意”会麻痹人们对事物内在运行规律的认知而忽视对“人是怎样变坏的”谒问;人的本性是在一定条件下形成的,并非一直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上。张继宝不应该是“天生的坏蛋”,“生下来就是当官的命”,不究其理地全归在上苍的所谓意志,这样则有损传统戏的理性品位。此话不能说没有道理。然而,就《清风亭》来讲,没有“天打雷击”就不叫《清风亭》了,也就丧失了它特有的理性色彩,剧中人物命运也就无法结尾收场而获得酣畅淋漓的震撼感。截至今日,我们也未见到有哪个剧种的《清风亭》能把“雷殛”的天意情节砍掉。但是作为今天的《清风亭》,人们有理由希望它能更上一层楼,在原先的故事框架中锐意增补新内容、新哲思,需要以相当的笔墨状写生存的环境因素,阐释“张继宝”人性之“恶”的生发与衍化,这样才能使该剧更加真实自然,顺理成章,寓教醒人,富有现代审美品格。

  我们的戏曲归根结底是表演的艺术。如此人间传统“孝道”主旨的揭示、文化意义的输出,最终都是由演员来完成的,而且呈现在舞台上“以歌舞演故事”的样式都是写意的,具有戏曲特有的审美意趣。剧中前半段戏的张元秀由王鸿斌饰演,他善于唱做,精于念白,演出了“拣子”、“育子”、“赶子”的内心感情。后半段戏的张元秀由蒲建民饰演,演员行腔高阔,做工纯熟,富有撩人心扉的激情;“状元爷,我老夫老妻跪在你面前了,你就没有半点心肝吗……”如此字字句句均饱藏着人世与心灵的呼唤,其台词音律节奏声调的把控恰在好处,很有穿透力,是一位难得的老生演员。

  由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张小琴饰演的张元秀之妻贺氏更是这台戏的一大亮点。张小琴本是演青衣、武旦戏的高手,如今跨行当出演贫苦老旦戏,虽难度很大,却别有一番风采。以前有的秦腔《清风亭》就是老旦戏,看的是老旦的唱工、做工与其内心复杂感情的舞台揭示。如今的张小琴一跃出演贺氏,把剧中的张元秀之妻塑造成极为善良又非常仁爱的老妪形象。她与张元秀同是惜子怜子护子念子的,但在表演过程中另有一抹打趣的或是苦中做乐的个性色彩,收到“以乐状苦”的舞台效果,从而使张元秀老人刚劲的性格侧面更为凸现。在戏末清风亭见“状元爷”,缓步移上前轻声道“……官老爷,你把头抬一抬?”时,她依然充满着美好的期望。正是这样可叹的错位的心理外释,使得这写“情”的戏细腻扣人、灵魂震颤、余韵良久。张小琴以贺氏参演,但不参加评奖,目的是让更多的年轻人有获奖的机会,表现出她这位名角的优秀品格。

  此外,兰州青年演员的成长是可喜的。许扣饰演的周桂英、张玮饰演的严氏、李宁宁饰演的小张继宝、那昆饰演的大张继宝、以及王克荣饰演的周小哥,都在表演上有长足的进步,尤其在准确塑造人物形象上显出了各自的灵性与特点。我们希望秦腔《清风亭》在城乡多演出,在演出中进一步提高传承的力度,以实现传统名剧更大的社会意义。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senze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